前主管E,曾跟我提過新井一二三這個女作家,我們都共同訂了她的電子報
訂閱處:http://epaper.pchome.com.tw/archive/last.htm?s_date=old&s_dir=20080701&s_code=0394&s_cat=

昨天在圖書館借到了她的書,今天去查了查資料,原來她從1999年就開始出書
我則從2002到2004年時,持續保持閱讀她的文章及買她書籍的習慣
但後來不知為何,默默的斷掉,可能是金錢花費上,暫趨保守而節省的原故
跟女性友人聊天時,大家常常拉新井一二三出來聊,似乎都看過她的書
不由得感受到,我的男主管E,卻然有貼合女性姐妹的習性…(虛)

我覺的新井一二三是個很妙的人,她本身因為家庭問題受過創傷
可能因為如此,對於任何事情的感受,都十分敏銳,觀察力非常好
另外對於食物似乎也有一種執念,於書中常看到她提及對食物的印象
於書中常提供過往舊東京的生活,由此可見,是個暖色系的女性

寫作方式,採用短篇散文,呈述她吃過的食物,喜歡的作者,去過的地方
閱讀起來很舒服,看似簡單,但其實也費了一番功夫鑽研過這個議題
從短而精巧的文章中,隱藏著很有趣的函意
另外,對於她用很正常的文章敘述一個人過往的八卦,顯的似乎很正常時
我也覺的非常厲害,總之,閱讀新井一二三的書,不會學到什麼
但若是想要適合打發時間,則非常的好用

--出版年歷--
2007。我這一代東京人、愛東京味
2006。東京生活意見、東京迷上車:從橙色中央線出發
2005。東京上流
2004。午後四時的啤酒、我和閱讀談戀愛
2003。東京時刻八點四十五、123成人式
2002。東京的女兒、讀日派
2001。可愛日本人、櫻花寓言
2000。東京人
1999。心井 新井

--報導--
新井一二三──在東京生活,以中文寫作
採訪╱陳瓊如

用中文寫作的日本人──新井一二三,年輕時拼命想做外國人,外國朋友卻認為她是道地的日本人;
回到東京老家,家人把她當作外國人;很多時候她被認為是「不明國籍人」。
如今她驕傲地說:「我是東京的女兒」

*青春歲月建構東京地圖
「我最喜歡東京,因為東京是我的故鄉。」新井表示,許多日本年輕人對自己的出身不滿意,
覺得若生在另一個國家、城市、家庭可能更幸福。她也一樣,直到旅行很多地方才明白,
自己的背景永遠甩不掉,除非自殺。而她無法放棄自己,於是重新跟自己和好,找回自己,並回到東京。
新井曾留學中國、移民加拿大、在香港工作,能以日、英、中文閱讀、寫作與思考,
在海外生活十二年後重回故鄉,她覺得是一種幸福。她說,以前生在東京是沒得選擇,
但現在生活在東京是自己生活過許多地方後的選擇,因為曾經離開一段時間,
新井對東京的觀察變得更敏銳,而且以前與現在的經驗重疊,產生一種新的體驗,感覺很新鮮。
從四年前在台灣出版第一本書開始,新井帶有「私小說」味道的文章便獨樹一幟,
她寫日本文壇、社會現象觀察的文章也頗受歡迎。新作《東京的女兒》是她在台灣的第六本書,
以往作品不乏對東京的觀察,這次則對東京這座城市有更深刻的描述、書寫更多不同的角落:
小時候遠足去的上野動物園、大學時常去的咖啡館、打過工的丸之內警察局、六本木劇場……
她希望讓讀者有更多關於東京的想像,就像自己透過伍迪.艾倫的電影了解紐約,
她也希望讀者透過她的散文了解東京。

*中文寫作有療傷效果
不僅文字有著獨特魅力,新井的中文說得極流利、甚至帶點北京腔,
因為她就讀早稻田大學政治系期間曾以公費到中國大陸留學兩年,在北京、廣州各待了一年,
期間遊走雲南、東北、蒙古、海南島等地;她以中文書寫旅遊經歷,發表於香港媒體,
這是她中文寫作的開端。新井回憶,開始寫中文最大的困難是很多詞彙不知中文如何表達,
每天查字典,現在還是要查字典,只是查字典的速度快些,
「還好現在有網路,若字典查不到的新詞彙,寫信問朋友,也可以很快解決。」
中文寫作讓她擁有中國大陸、台灣、香港的讀者,「我自己很少出門,我的文章卻遠道而走,
這種經驗是許多作家沒有的」,她說,「我喜歡用中文寫作,因為全球各地都有中文讀者,
各地的唐人街都賣中文書,中文非常國際化,相較之下日語反而是地方語言。」
新井以中文寫作也與母親有關。由於與母親關係不睦,新井從小就在腦中建構只屬於自己的世界,
長大後則以中文寫作建構另一個世界,是母親無法進入的,
在此她可以自由表達不希望被母親看到的部分。她說,用日文寫作可能傷害家人,
將傷口擴大並非她寫作的原意,而用中文寫作「有療傷的效果」。
然而,在自己成為母親之後,透過寵愛孩子她體驗了母愛,從小得不到母愛的傷口,如今已經癒合。
現在她與母親的關係如同遠房親戚,她們的關係這輩子從沒這樣好過。
在東京郊區過著一家四口的家庭生活,新井的生活與一般家庭主婦無異,活動範圍很小。
也許因為曾遊走世界,她形容自己「腦中的空間非常廣大」,「這個地方不行還有別的地方,
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框住我」。她也是兩個小孩的母親,大的四歲、小的才八個月,都由自己帶。
她寫作時,同為作家的日本老公便照顧孩子,但每周只有兩個上午是她的寫作時間,
一坐下來就開始寫,否則沒有足夠的時間。
有些作家必須絞盡腦汁才能交出每周的「功課」,新井卻從專欄寫作得到「快感」,
「每周寫一篇文章,傳真到台北馬上登出來,這種每周一次的壓力與節奏感很棒」。
對擔任母職的新井而言,在家工作是最幸福的安排,她希望接更多專欄、寫不同的主題,
持續透過寫作,為讀者呈現日本的真實生活。

kekox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